当前位置: -> 文艺创作 -> 文艺精品

222张欠条的诚信实验

作者: 管理员 发布时间: 2014-6-5 16:19:20 浏览次数: 1222

222张欠条的诚信实验

     这是刘美松做过的最疯狂的事:一个人,不带一分钱,开车上路,用100天时间周游全国。要用钱怎么办?打欠条。

     100天里,他北至漠河,南至三亚天涯海角,东抵山海关,西经嘉峪关,足迹遍布31个省(市、自治区),总行程28510公里,共打下欠条222张,金额约5万元。他说:“我愿意用我所谓的冒险之旅,来证明我们的社会诚信仍在。”

 支持,但很难相信你

    “您好,打扰您,我是刘美松,深圳来的,正在做一项个人活动,叫一人一车,身无分文,100天游遍中国。我想通过不带一分钱走遍中国的形式,呼吁全社会关注诚信,尊重诚信。今天到了您这里,您看能不能给我加些油。当然这油不是白加,我会给您打一张欠条,上面有我的身份证号、家庭住址、博客网址等,三天后我就把钱打到您的账上。不知道您是否能够支持我?”

    “恕我无能为力,我们这里不允许打欠条。”

    “这个欠条不是要打给公司,您看您个人或别的员工愿意支持我的话……”

    “还是恕我爱莫能助。”

    “既然您不能支持我,也无所谓了,我想问一下为什么。”

    “你做的事情我表示支持,但我还是很难相信你。”

    刘美松今年45岁,脸微圆,三七分的头发浓密,皮肤白净,笑起来很和善。在深圳,他是个诗人,也是一个印刷商人。

     决定做这个诚信实验完全出于偶然。一次,他一身短衣短裤的休闲打扮从家里去印刷厂,上了高速公路才发现自己分文未带。经过收费站时,他讲明了情况,并承诺回程的时候把钱补上,没想到,对方很开通地放行了。

     这次“突发事件”给了刘美松灵感,他说:“我忽然想到,当下社会人与人之间互相怀疑、互不信任,有了这次成功,是不是可以试试不带一分钱走遍全国呢?”回忆起当时的想法,刘美松仍然一脸兴奋。

     不过,他很快就意识到,这个实验需要的不只是勇气,还有如何让陌生人相信自己——“全社会的观念都是不要和陌生人说话,而我还要向陌生人借钱。”

     为了表示诚意,他特意设计了自己的欠条:一张明信片大小的卡片上,他把自己的名字、身份证号、家庭住址、祖籍、电话号码等个人信息都印在右侧。

     为了不让借钱给他的人等太久,刘美松计划,每天将借钱给他的人的信息发给在深圳的妻子,由妻子在三天后代他偿还。

     几件衣服,一车方便面,几百张特制欠条,刘美松就这样出发了。

尝试

     佛开高速的共和收费站,是刘美松遇到的第一个收费站。见到距离两公里的标牌时,他就开始准备录音工具,自言自语地为自己打气,并反复练习开场白。

     要求打欠条过收费站,既是刘美松此行的第一次尝试,也是收费站第一次遇到的情况。在岗工作人员找来值班班长,班长又给上级领导打电话,最后都是“不能支持”。

     沟通过程中,一直有个穿治安工作服的小伙子站在旁边看着。大概是因为听刘美松说自己在陕西出生,或者仅仅是看刘美松比较面善,这个小伙子最终出来打了圆场:“我替你交过路费吧。”他帮刘美松交了115元钱,并签下了编号001的欠条。刘美松看了下时间,沟通过程耗时46分钟。

     从内蒙古去往山西的路上,一个收费站的工作人员和刘美松“较上了劲”,不单扣了他的身份证和驾驶证,还狠狠地“教育”了他:“你这活动有意义吗?不过就是给马路增添废气。社会问题多了去了,你能解决得了?我们就是生活在这种不信任的环境中,这是事实,你就得承认这个事实。我作为国家工作人员,不管你做什么事情,都与我无关,没有钱,什么都别谈,不可能放过你!”

     刘美松脸上挂不住,转头出门。但天色将晚,行程总还要走下去,无奈,他又去找收费站的其他工作人员。几乎每个人都不愿承担后果,拒绝、“教育”之后,再把他推给另外一个人。大概是实在拿刘美松没有办法,终于,第四个工作人员翻来覆去看了十几遍欠条,又要求他留下了QQ号、博客地址,终于放行。

     即便过程如此,也算是顺利的。有的人几乎连话都不听他说,就直接把他赶了出来;有的人反复听了他的计划,还是半是狐疑半是嘲笑地告诉他“我不信”;还有的人直接冲他摆手,说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”。一位加油站站长直接告诉他:“不是我不愿意相信你,是我上的当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 这也是刘美松沿途听到最多的一句话。“就因为太多人根本不拿诚信当回事,透支了太多好心人的信任,所以导致这种不论真假,一律以假的来对待的心态。”

一场有关人心的赌博

    刘美松将这次旅程看成是一场关于人心的赌博。他还设定了一个“三不”原则:不乞讨,不打工,不多要一分钱。

附件下载:
    无数据